• [ 顶 ] 三生三世

    水一直小心翼翼在她身下滑动,好象用水做的界限在轻柔仔细的笼住她,又试图不让她发现。她心中略有些恼怒,用力的划动,击破。水还是小心翼翼的囚禁着她,她进则退,她离则即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暑假孩子教育 花光家长工资

    眼看暑假过了大半,对于不少家长来说,可算要熬出头了。为了能让孩子快乐充实地过完一个暑假,家长们可谓费尽心思,使出了浑身解数。有的请老人临时救场,有的请家教或保姆,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相忘与江湖?还是相濡以沫

    我们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些人。爱的时候,把朝朝暮暮当作天长地久,把缱绻一时当作被爱了一世,于是承诺,于是奢望执子之手,幸福终老。然后一切消失了,然后我们终于明白,天长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不要再说“我是不会放手的”,说这句话太笨了

    我们都曾经以为,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放手的。我们不会放弃一个人。我们不会离开一个人。我们不会让一个人离开我们。我们不会让那个不爱我们的人得到自由。我们不会忘记。是的,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爱上你,就是爱上一个家

    当初决定要嫁给他的时候,她的母亲极力反对。原因无他,只因他的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,家里兄弟姐妹众多,麻烦不断。母亲不是嫌贫爱富的人。她和他的交往,自始至终都受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写于深夜里

    深夜,徘徊在空荡寂寞的雨巷里,仿佛流水划过的古镇石桥。窗扉轻掩,雨无声无息地绽放在青石街道。它让我想起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“独自撑着油纸伞,徘徊在悠长悠长而寂寥的雨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爱情价值

    用“如胶似漆”形容两人的关系,恐怕远远不够。胶是死的,人是活的,人比胶生动。女人面对的是死亡婚姻。丈夫不知怎么就有了婚外情,她感觉内心无法承受,便找对方的老公交涉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梦想,从来不卑微

    2009年4月,古文字学泰斗裘锡圭教授与另外两名著名学者联名写了一封推荐信,连同复旦大学的申请一起送到了教育部,请求特批一位只有高中文凭的38岁的三轮车夫考博士,申请很快就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爱情不需仰视

    认识一位“高富帅”,家境优渥,高等教育,公司高职,相貌好性格温厚,30岁,已婚——这样的男神到底娶了怎样的女子?大概是个女人就会好奇。总觉得现实生活中,谁谁谁和他都是...

    09月17日
  • [ 顶 ] 钻进有爱人的天堂

    ???????那年春天,龚明被派到一个偏远山区的乡村小学去“支教”,工作之余,他常常感到很寂寞。???????一天,龚明听到屋外一阵悦耳的叫声,连忙循声而去,他惊喜地发现,一只漂亮的...

    09月17日